拉文克劳扛把子

刷题时遇到的大佬
我:?????
我:淳朴善良张新杰

完了,对荷兰的的印象停留在美艳了:)

同时打电话梗(猜猜哪张是荷兰)
老师 : 你确定大二班跟中三班这种距离是要打电话的?

钛棒了啊啊啊啊

whiteserdab:

#Stony

当Tony受伤时,Steve会非常保护他-即使是新闻界,他也反对一些棘手的大事件。

(在Steve看来,媒体比那些在或多或少的基础上进行斗争的生物更糟糕可怕。更糟糕的是,因为他不能杀死他们。)

(Tony真心的同意)他的一生都要和新闻界打交道,他可以像小提琴一样演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喜欢这种照料[生活方式]。现在他只想让世界把他单独留下,这样他就可以治疗他的伤口——最好是在高塔的安全中,蜷缩在Steve的怀里。”

(Natasha站在后面仔细观察)。她认为一有必要,随时就准备介入。Steve有保护性的像包装糖纸一样包住,Tony告诉Natasha她所有需要知道的事情。她清楚地知道Steve对新闻界不感兴,她可以看出Tony太累了,不能继续戴上他的面具。在她让他们伤害自己孩子之前,她会让记者们知道表面[看上去活力焕发]。

(是的,也许她只是粗鲁无礼,冒得罪了他们,这不会使复仇者们看起来太好,如果她杀了新闻界几个人紧抱相机的人。)

*以上是你们的蠢翻译*

Nanuk-Dain:

When Tony is injured, Steve gets very protective of him - even if it's the press he's fighting off instead of some monster.

(In Steve's opinion the media are even worse than those creatures they fight on a more or less regular basis. And scarier. Much scarier, because he can't just kill them.)

(Tony whole-heartedly agrees. He's had to deal with the press his entire life and he can play them like a fiddle, but that doesn't mean that he likes the attention. Right now he just wants the world to leave him alone so that he can lick his wounds - preferably in the safety of the Tower while curled up in Steve's arms.)

(Natasha stands back and watches carefully. She's ready to step in the moment she deems it necessary. The way Steve has protectively wrapped both of his arms around Tony tells her all she needs to know. She's well aware that Steve isn't comfortable with the press and she can tell that Tony is too worn down to keep up his mask. She'll skin the reporters alive before she'll let them hurt her boys.)

(Okay, maybe she'll only be utterly rude and offend them. It wouldn't make the Avengers look too good if she killed several members of the press live on camera.)


(最后向强大的PS致敬)
﹉﹉﹉﹉﹉﹉﹉﹉
图片来自DEVIANTART
@Nanuk-Dain

Emmmm不知道怎么说,但是学校临时决定下周模考,下下周就要会考🙃
所以淡圈两周,LOFTER的长篇可能得后周周末更(其实也没多少人看吧)
最后祝我自己化学考满分,我复习去了,就这样。

为我而活

(Sherlock黑化设定)改剧情预警

Sherlock从未像现在这样无助,头痛欲裂,血液凝固,太阳穴却跳动不止。他眼看着墙上的一束灯光变成三束、四束,手心却只有注射器的冰凉。

幻像中是John,把左手伸向Sherlock,带着坚定的笑意,像多年前那个逃亡的夜晚一样。没有手铐,没有手枪,没有警笛声鸣。

这是药的副作用。不是因为John 。他以为自己会这样自我欺诈,却终究没有狠下心来。

John 是唯一的原因。

Sherlock越来越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了。他似乎自作聪明地抛了一具假尸首,贝克街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几乎。

你在墓前,我在树后,远处有人移开了枪口。最远又最近的距离不过如此。

手机里,机械的女声响得很突兀:“Bro.M给您发来一封邮件。” 混沌中,Sherlock想到今天似乎是圣诞节。“Sherly,念出来。”他迫切地想知道John的近况,哪怕只是他的工作报告。Microsoft早在商讨假死计划的时候,就向他保证John的安全与其一周的行踪,在Holmes的可视范围之内,不管是哪个Holmes.*

“节日快乐,bro.你的实验品寄放在东十字街,在二十三号那里右拐,进入商店,告诉老板你是Leo,发音要法式,戴上口罩。顺便,John......”

“Sherly,语速调为0.75倍。”

“As you desire me , sir. John 近日 作息 正常 ,饮食 规律 ,本周 情绪波动 较大 。”“音量调到最大。”“这对您的……”“调到最大。”

“可能的 原因 有 , 升职压力 ,”“他的工资都我托bro打的,pass. ”“同事相处,”“他待人和善。”“节日将至,“从前公寓里天天像过节。”“以及女朋友。”

眼前的一切刹那间重归清晰,三根蜡烛倒在三架灯台上,滴出同一滴浊泪来。他抓起手机,电子邮件上那女人的图片,多少有些碍眼。“Mary,我们调查了同事,已证实这个猜测。据John近日行驶路径和所订酒店房间判断,两人相处如胶似漆。另:Mary身份疑似造假,其真实身份可能为多年前失踪的特工。”

Sherlock只觉一股无名火升腾而来。她算什么?她怎么敢欺骗John?如果他在John身边的话,标准说什么也不会这么低。要是什么业界精英智商超群,也就算了,结果是个金鱼特工!看我不在,趁虚而入?

Sherlock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但他不在乎。那一刻,他似乎只想着John 。如果自己对他来说还存在的话,John也同样会对她一见倾心吗?自己又是否会笑着祝福,甚至帮他挑选戒指?是否会像一个普通朋友一样,开他的玩笑?

不,他不敢再想了,简直是荒唐。这种感觉简直是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但又何尝不是呢?他的挚友John正和女朋友共度良宵,口口声声最关心他的哥哥陪着爸妈坐在壁炉旁,谈笑间只发来一封邮件,空留他在这人间地狱。他的生存对于这世界上大多数人人都还是一个秘密。“可为什么偏偏是我?”

Sherlock踩上雪地靴,一步一步迈得沉重,他在刻意回避。东十字街上少有行人。“Leo先生?”背后有人声响起。他僵硬地回过头,透过墨镜,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John?”

“先生怎么会认得我?”男子笑着抬起头,不经意露出厚棉装中的白大褂,“想必在诊所见过吧。”伦敦的冬天很温和,但多少也是冷的,John的脸被冻出一片潮红,在呼吸的白气中,简直像是天使。他不该被任何人拥有。

“除了我。”Sherlock像是半梦半醒。

“先生,你说什么?”小快递员觉得这音调熟悉极了。“没,没什么,我是说,在这样的冷天里,做兼职太辛苦了,”他压低了声音,却又感到不自在,把那顶新买的白猎鹿帽扣紧了些,“你不回家陪你的女朋友吗,呃,我的意思是家人,我没能回去陪他们。”

“多遗憾啊,先生。我在帮叔叔照看杂货店,送完您这一单就能回去了。原本我还在愁到哪去找您呢,”医生笑容可掬,“多巧!也谢谢您的提醒,我女朋友八点就要下班了,这就得接她去。包裹拿好,祝您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John跑开了。Sherlock包裹中的小鼠却也感受到了寒意,不耐烦地啃着包装。

他有太多话还没有说,偶遇就结束了。他为什么要压低帽子呢?为什么戴上墨镜和口罩呢?他那亲爱的哥哥,为什么不在快递单上填Sherlock的名字?仅仅是怕吓着John吗?

如果不是那该死的计划,John绝不会以先生来称呼他。都是因为他,那个该死的Moriarty!“他已经死了。”

这是来自Sherlock心底的声音。

“我该怎么办?”

“让John永远只属于你,永远。”

Sherlock幻想过这一天的到来,但他没想到这么快。

他一只脚踏进伦敦酒店的大厅,夹层中的枪有两颗子弹上膛。一枪直击心脏,一枪结束自己。他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说出自己的名字,告诉他天使只能属于天堂,抑或是属于对方。

他讲着德语,告诉前台自己来自奥地利。

他说自己来见一个老友。

6楼。

他静静地坐在接待室里。摩挲着那把枪。

消音器很完美,据卖枪的人说,效果不错。

他穿了自己最体面的衣服,拉直了卷毛,戴着黑框眼镜,还喷了些淡古龙香水。他想最正式地结束自己的一生。他手机里有John最爱的舞曲,已设置好8:30开始播放。那时,他们将会在天国共舞。

老式的大座钟响了八下,弹出一只木质猫头鹰。

John挽着一只纤细的胳膊,满面笑意地走来。“Schilling?是你吗?前台说有个奥地利朋友来,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他端详着Sherlock的脸,微微一迟疑,“你可是变模样了。”

“怎么会呢?只是你记不清而已,”Sherlock轻描淡写,“当初咱哥儿几个混的多好。这是弟妹?”他显然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那可是错在我了,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Mary 。哎,你是怎么康复的?我记得当时子弹击穿了你的腹部,直接就把你送进了急救室。”

“……那里的医生说我母亲去看了我,我在病床上躺了半年才好。”“你母亲?”“实际上是我继母,在那之后我才叫她母亲。”

“对了,Schilling,奥地利那里怎么样?我和Wahson准备去旅行,正好还没决定。”Mary兴致正浓。

“啊,那里……”Sherlock庆幸自己十岁的时候随家人去过奥地利。

“你英语讲得真熟练。”

“那是自然,从医院回来后,我就在伦敦讨生活。麻烦你们等一下,我去趟洗手间。”Sherlock面不改色心不跳,拿着公文包,起身走开。

他打开包,将那把崭新的手枪抽出一半,在阴暗的角落里摸索着扳机,将公文包对向John的方向。

一杆枪几乎同时抵上了他的后脑勺。他没有回头。“Mary,幸会。”那人显然惊愕,却早有预料似的,动作没有减慢一分一毫。“Mr.Holmes,原谅我的失礼,但只要你右手手指有丝毫动作,我将击穿你的头颅。”

“我本就不打算活着回去。”

“我原本也不打算伤害你,侦探先生。但你要杀了他。为什么要如此?仅仅是因为我同样深爱着他吗?”她的声音依旧冰冷。

Sherlock难以置信地回过头,看到的眼神却坚定而灼热。他慢慢放下了公文包,“你会告诉John吗?”  “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  “你赢了。”

当Sherlock回去的时候,接待室空无一人。John走了,留下一封信。

“给这位奥地利朋友:我们知道你不是Schilling ,这是我随口编造的名字。我和Mary也去过奥地利,你说的那栋大楼很早之前就拆了。不管你是谁,一个杀手,还是一个售货员,我们已经做到了宽容,也请你放过我们。”署名是John H Wahson 。

我们。

有那么一瞬间,Sherlock渴求常人的爱情。

他深知那不再是从前那个被自己万般呵护的John了。他将有一个属于他的家与一对孩子,成为模范丈夫和好父亲。他仍记着他的老友Sherlock,但他已不再需要。他将沉醉于适意的生活,再不去追求肾上腺素飙升的日子。回归平凡,他将变为更好的人。

而得到这一切,唯一的途径是离开Sherlock。

华尔兹暗地里响起。“我能请你跳一曲吗,John ?”Sherlock向沙发伸出手,在诺大的厅堂里,把胳臂挽成他还在的模样。一曲完毕,枪声响起。

“是Wahson先生吗?有个人托我给您捎一封信。”侍者塞进一张纸来。

是自己刚刚写的那段话,下面添了一行字。

“我是Sherlock,请务必代替我好好活下去。提前祝新婚快乐,十分抱歉。”

黄色的警戒线前,这是他第二次为Sherlock哭泣。

*麦哥暗示Eurus也知情,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她在公交车上对John一见如故

来自之前的点梗,感谢阅读。
@Light  @蒼白周羽 画质太渣又发了一遍文字版的,食用愉快(emmmm)

改剧情预警,改剧情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来自 @Light  @蒼白周羽 的点梗

Emmmm点梗占tag抱歉

50粉辣,小天使们点个梗/图吧,
可接 : p图、表情包、短篇、群像,长篇也接但先把这坑填完(乖巧)主CP在tag里
谢谢陪伴✧*。٩(ˊωˋ*)و✧*。
另外好久没写福华了,有人抛给我一个梗吗